叽叽app

她原本也是不要的,但是邢不霍自顾自的给她打了过来。abc网.kan→shu→ge.

项上聿发怒起来,她还是心有余悸的。

关键是,她现在和他闹翻半点好处都没有。

“你不是说要给我买六个人吗?六个人可能要花掉上亿,我不要你的冰淇淋是放长线钓大鱼。”穆婉拧眉说道。

“把他的钱退回去。不过五千万,我给你五亿。”项上聿说道,直接用的是命令的语气。

她知道他有钱,也好,她是应该用他的,而且,不会有愧疚之心,也不觉得欠他什么。

“我回去后处理下。”

“你现在应该可以处理的。”

“我的手机上权限就只有五千万,我之前转的太多,已经受限了,只能从柜台上处理。我说还回去,就会还回去。”穆婉说道。

“你什么卡,这么蹩脚,回去后我重新给你办张,没有任何权限的,你以后用钱的地方很多。”项上聿说道。

穆婉不解了。

他是对自己太自信,还是觉得她不可能有这个能力对他下手,或是,已经把她限制在自己的控制范围内?

小香风咖啡街头

“我不会还你的。”穆婉明确地说道。

项上聿勾起嘴角,邪魅起来,“那我要多用用,不然觉得亏了。”

穆婉听出他的暗示,别过脸。“睡你的吧。”

“必须好好睡。”项上聿接着穆婉的话。

她意识到,她那句话有歧义了,拧起了眉头。

小时候也没有发现项上聿那么色,长大了,还真是让人……难以想象。

穆婉装作没有听到,撑着下巴,看着别处。

听着优美的音乐,坐着小船,漂浮在河中,吹着风,晒着太阳,人就开始懒洋洋的了,也很舒服,并且不想破坏这种直观的,不用动脑的感受。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船到终点站了。

穆婉看向项上聿,他还是睡着的。

她也刚好不知道去哪里,对着船夫说道“再转一圈吧,钱到那边岸边我们补。”

船夫继续划着船。穆婉也有些困了,靠在另外一边的柱子上,闭着眼睛休息,不知不觉得,睡着了。

听到吵杂声,醒过来,看自己躺在项上聿的怀里。

他什么时候来到她身边的,她都不知道。

起身。

项上聿握住了她的手臂,再次把她压到了他的身上。

穆婉无奈,“你什么时候醒的?”

项上聿看向她,“再次到岸的时候。你睡像一点都不美,你怎么好意思睡着的。”

穆婉“……”

她真的有种先揍他一顿,再说话的冲动。

“我又不用找男朋友,要美干嘛,我只要爽。”穆婉说道,没好气的搬开他的手,看向手机上,快十二点了。

他们在船上坐了快三个小时,“还有多久到岸?”

项上聿耷拉着眼眸看着她,“你问我,我问谁?”

穆婉看向船夫,用英语客气地问道“请问还有多久到岸?”

“十分钟左右。”船夫客气地说道。

项上聿拧起眉头,不悦道“你对他的态度比对我好。”

穆婉嗤笑了一声,睨向他,“你在乎?”

“当然不。”项上聿想都不想就否定了,“不过,我心情不好的话,有些人,就要遭殃了。”

项上聿看向船夫。

船夫听不懂他们的话,看项上聿凉飕飕地看他,不明所以的扬起笑容,点头。

“你还真是闲的慌。”穆婉不客气的嫌弃道,看向岸边,“中午去哪里吃饭,我请你。”

“你那点钱,算了吧。”项上聿拿起手机,拨打电话出去,“思迪,我是项上聿,我现在在xg,中午一起吃饭,安排个好地方,有些事情需要你帮忙……嗯,现在在……”项上聿看了一下周围,“河面上,你派潜水艇来接我们吧。”

穆婉“……”

“哈哈哈,别真来,开个玩笑的,我十分钟后到普罗大街的码头,一会见。”项上聿挂上了电话。

“思迪?”穆婉对这个名字好像有点印象,“你说的是,国防部的那位?”

“你也认识他?”

“之前来访问的时候,听说他的精力,他好像四十多岁了吧?”穆婉狐疑地问道。

很是好奇,这么讨厌的项上聿人缘和人脉好像都很好,很多人都可以和他做朋友,真是匪夷所思。

“嗯,四十七了,一会你就见到了。”项上聿说道,脚被穆婉靠的有点麻,懒散的动了下,又在她的身边坐下。

“你们很熟?”穆婉又试探道。

项上聿勾起嘴角,答非所问道“你觉得我和你熟不熟?”

“从小认识,在同一个屋檐下长大,算熟吧。”穆婉回答道。

“人与人之间的相处,如果按照时间来算,你对我,应该比对邢不霍输。”项上聿挑眉,眸光却冷冷的。

穆婉不喜欢项上聿此时的语气和表情,“你说按照见面的时间,还是认识的时间?”

“有些人,相处了二十多年,甚至五十多年,对对方一点都不了解,也没有共同语言,甚至连说一句话都觉得烦躁,有些人只是相处短短的一周,却心有灵犀,并且相谈愉悦,我和他,从见面时间来看,不超过72小时。”项上聿勾起嘴角。

“嗯。”穆婉应了一声,看向别处。

项上聿揉她的头发,“哟,你这头,像刺,绝了。”

穆婉“……”

“那你要不要也剪一个?”

项上聿点她的额头,“有点丑。”

穆婉“……”

她深吸了一口气,已经忍了他很久了,从他出现,就一直挑衅到现在,简直跟他小时候一模一样,不厌其烦,说她,打击她,说的她自信都没有了。

她站起来,坐到了他的对面,离他最远的地方。

项上聿的脸色瞬间冷了下去,命令道“过来。”

“我丑,我刺头,离你远一点总可以了吧。”她烦躁地说道。

项上聿眯起眼睛,满面寒风,“我说,过来。”

“呵。”穆婉嗤笑了一声,靠在柱子上。

她不是他挥之则来呼之则去的女人,也不想尊严被他践踏在脚底下。

她沉下眼眸,丝毫不害怕,学着他的姿态,冷声道“要过来,你过来。”(s://)

, 2021年5月21日. Category: 未分类. Tagg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