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葵ios下载ios

双足飞龙一般被认为是旧世界的祸害之一,这种生物体型有数米长,居住在黑暗的洞穴里,在高山之上筑巢,这种生物疯狂而毫无理性可言,它们会攻击进入自己领地的任何敌人,而且经常会把狮鹫和角鹰兽这种强大的对手列入自己的攻击范围,这让双足飞龙们经常死于那些高贵的动物之手,但是也有不少双足飞龙能够赢得那些不可思议的战争,这种沉浸于战斗本身的性格和爱好与绿皮颇为相像,因此,不少双足飞龙选择成为绿皮军阀的坐骑,而这种合作不需要理由。

远征骑士卡拉德皱着眉头,那灰绿色的身影,头上的尖角,带着钩刺的尾巴,以及那在空中笨拙地扇动翅膀,毫无疑问,那肯定是双足飞龙。

而且还是在冬季由于饥饿出来觅食的双足飞龙。

“隐蔽!准备射击!”贝勒加的大叫声让人们反应了过来,在贝勒加的指挥下,人们在荒野中就地寻找掩体,矮人们原地蹲下,贝特朗大声嚎叫:“趴下!隐蔽!”

野兽的吼叫声响彻旷野,在这个饥饿的冬天,它被迫从高山的洞穴中出来觅食,此时的双足飞龙即使知道它的行动非常危险,但是它必须要吃饱肚子!

这让它更加凶暴,它不太熟练地使用自己的翅膀从高空中滑翔而过,嘴里吐出深红色的火焰,野兽的腥臭味弥散在空气中,令人作呕。

几乎所有农奴们都感到了恐惧,他们惨叫着躲开,矮人们四散躲避,此时双足飞龙那较低的智商也显现得淋漓尽致。

它太早喷火了,这导致在农奴们在躲避之后发现这头双足飞龙的火焰距离自己至少有三四十米远,于是在慌张地逃避之后,农奴们在贝特朗大声的命令下集结起来,朝着双足飞龙举起了自己手里的长弓和手弩。

“开火!”一阵细碎的密集的箭雨划过天空,朝着双足飞龙飞去,见此场景,卡拉德只是平淡地摇了摇头,如果双足飞龙如此好对付,它也不会成为如此有名的恶兽之一了。

果然,密集的箭雨仅仅只是碰到了双足飞龙的身体,这畜生通体坚硬的鳞片,普通的箭矢根本就无法伤害它,相反,它发出了嘲笑般的嚎叫,翅膀怕打,密集的箭雨被它连续打落,双足飞龙得意地嚎叫一身,耀武耀威地准备从空中滑翔俯冲而下。

同样,矮人们也露出了冷笑,安格朗德氏族的首席工程师哈尔哈弗-捞金者举起了自己手里的矮人手炮。

“咚!”沉闷的手炮轰鸣声压过了战场的声音,一枚锋利的爆裂弹丸从侧面撕开了双足飞龙的血肉,在空中喷出了一串暗红色的鲜血,随后,深深地嵌入双足飞龙血肉之中的弹丸发生了爆炸。

纯白纱衣女郎清纯至极

血肉飞溅,这畜生的背部上炸开了一个烧焦的血洞,它惨叫一声,从空中坠落而下,落在了远处的荒野之上。

“爆裂弹丸真是个好东西,可惜的是出产很少,我们必须寄希望于那个光明火巫和她的学徒制作,据说一个月只能出产五十枚。”贝勒加朝着他的首席工程师说道:“如果可以,我真希望我们氏族的所有雷鸣枪手都装备上这东西。”

“好的东西总是少的。”哈尔哈弗-捞金者低声说道:“还有开花弹丸,这次剿匪我们也可以试试这东西的威力。”

“嗯。”

见到落在不远处的双足飞龙,卡拉德皱起了眉头。

矮人使用远程武器在卡拉德看来是一种毫无荣誉感而言的行为,相反,他们破坏了卡拉德的期许——他本希望将这个猎物作为冬幕节的祭礼,献给湖中仙女的祭品。

不过卡拉德深知,他不能以骑士道的标准去要求矮人,于是这位骑士翻身下马,朝着双足飞龙所在之处走去。

双足飞龙即使身上受伤,这畜生依然保持着强大的凶性,或者说,由于受伤,它比起之前要更加疯狂了。

“女士啊,请继续保佑我赢得胜利,吾之心,吾之魂,全归于你。”卡拉德默念一句,他举起了自己手中的神剑“杜兰戴尔”,准备战斗。

每当他握紧手中利剑之时,卡拉德总是觉得,尤勒斯似乎没有离开,那位和蔼可亲的圣杯骑士长正在和他共同奋战,那传承的纽带缔结于骑士精神之间,每当一个强敌在他的面前倒下,他总是觉得自己已经距离圣杯更近一步。

受伤的双足飞龙愤怒地咆哮着,它猛地一个龙车冲击,大张着嘴,迎面扑来。

卡拉德迅速侧向一个滑步,远征骑士的身上充斥着无穷之力,在漫长的战斗生涯中,卡拉德已经将全身的武技都融会贯通,他从未感觉身体如此地如臂使指,他从未感觉自己的力量如此强大,双足飞龙的血盆大口和分叉的舌头只咬到了空气,卡拉德双臂肌肉紧绷,杜兰戴尔在空气中划出了一个圈,随后刺入了双足飞龙的脖颈。

尝尝这个,畜生,卡拉德在心中默念了一遍,剑刃带来的反冲力几乎让他飞了出去,但是他还是稳住了自己的身体,剑刃深深地刺入了双足飞龙的脖颈,然而紧密的肌肉,解释的鳞片还有坚固的骨骼阻止了双足飞龙被这一剑斩首,相反,卡拉德没有再尝试着继续进攻,他立即抽出手中的剑,朝着空中举起。

“铛~”双足飞龙尾巴上的毒刺被这一剑格挡开,卡拉德谨慎地释放着自己的狂怒,他挥出一剑,对将这根毒刺齐根而断,双足飞龙痛苦的表情让卡拉德感到了深深的快意,他突然有些遗憾自己刚才为什么没能将双足飞龙斩首,错过了如此大好时机,他的战斗被迫要延长了。

和野兽的战斗不是训练,双足飞龙也不是木桩,这头野兽强忍着疼痛,用力地使用着自己的尖角顶在了卡拉德的胸膛之上,做工精良的板甲发出扭曲的响声,卡拉德感觉到胸部隐隐作痛,他挥剑反击,锋利的剑刃擦过双足飞龙的尖角,火花四溅,面对双足飞龙的再次猛击,卡拉德只得收剑抵挡,他的身体倒飞了出去,落在了四五米外的土地上。

五脏六腑揪心地痛,卡拉德觉得自己应该还能爬起来,他也做到了,幸运的是,双足飞龙在打退了他之后就遭到了侧面的攻击,贝特朗爵士带有星火之力的弓箭卑鄙地偷袭了怪物:“卡拉德阁下,你是否需要帮助?”

“……”卡拉德握紧了手中的剑柄,他在思考着是什么让他从优势落入了下风?自大?轻敌?还是傲慢?

这果然是女士给我的又一次考验,我死,或者这个怪物死,卡拉德如是想到,他拒绝了贝特朗的支援,他要独自面对这头双足飞龙。

卡拉德再次举起剑,飞奔向前,现在,双足飞龙如今伤势沉重,失血过多的怪物被迫意识到它必须使出全力逃生,但是卡拉德不会给它这个机会了:“为了女士!”

杜兰戴尔再次刺入双足飞龙的脖子之中,其中喷出的血液浸透了长剑的剑身,也染红了卡拉德的罩袍和附近的雪地,在剧烈的疼痛中,双足飞龙疯狂地扭动着自己的身体,这让卡拉德几乎被甩飞出去,远征骑士顽强地控制着自己的身体,他抽出了自己的剑,朝着双足飞龙的血盆大口狠狠地刺了下去:“我以女士之名!宣判你的死刑!怪物!”

剑刃撕裂血肉的声音一下接着一下,双足飞龙在惨叫中尝试着扇动翅膀,卡拉德却不打算再给他的敌人任何机会了,他一只手握住了双足飞龙的尖角,另一只手将剑刃用力地送入怪物的头颅之内。

“呜~呜呜呜~”随着剑刃的深入,怪物逐渐不动了,它的身躯在一阵僵直最后,彻底停止了活动。

“啊~for the dy~”卡拉德此时身上也已经有多处地方破损,他长出一口气,一剑将双足飞龙的头颅砍下,随后远征骑士虔诚地跪下,他对着头颅进行着祷告,感谢他的女士赐予他胜利。

远征骑士的祷告并非一无所获,在迷雾和属于湖神的亮光中,一个美丽的身影在浓雾中若隐若现,她朝着卡拉德报以微笑,随后散去,化作无形。

见到湖中仙女一闪而逝的身影,农奴们全部跪下。

卡拉德只觉得一种难以言喻的欣慰感涌上了自己的心头,湖中仙女祝福了他的战斗,这让他变得更加强大了。

“这个国家的圣杯骑士都是这样练出来的么?”远处,贝勒加喃喃自语:“天啊,这也太不容易了,这样要死多少人?”

“但我却非常羡慕……我连进行远征的资格都没有。”贝特朗爵士摸着自己的胡子,他接着喊道:“卡拉德阁下,你需要休息么?”

“不需要,这只是旅途中的小插曲,你们去打扫战场吧。”卡拉德漠然地摇头,这仅仅只是他的旅途中献给湖中仙女的什一税而已。

士兵们立即将双足飞龙围了起来,尤其是贝特朗,他拔出自己的尖刀,将双足飞龙的心脏剜了出来,爵士要使用飞龙的心脏制作新的黑箭。

打扫完战场之后,军队继续前进。

一天之后,这只军队和吉索莱奥克斯公爵哈根派出的一队游侠骑士汇合了,这队游侠骑士的领队是一名王国骑士,他的名字是库尔森爵士:“很荣幸和你们在这里汇合,贝勒加国王,卡拉德阁下,贝特朗爵士。”

“向你致以敬意,库尔森爵士,叛乱的据点在哪儿?”贝勒加高声说道:“我想快点解决问题,然后开始建设贸易站。”

“如你所愿,我会带你们过去。”

…………

山路之上,农奴军队们挤在一起,缓步前进,队长雷蒙双手紧握着自己的长戟,他一口一口地呼出冷气:“该死,我有些想念我母亲的炖汤了,冬幕节出来征战不是一个好主意。”

“但是你是伯爵的士兵,既然伯爵有令,我们就必须出征。”贝特朗走在他的不远处,新晋的爵士脸上神色颇有些得意:“至少,伯爵已经给我们分发了全部的口粮,还有全额的军饷,对么?”

“嗯,真是没想到,我一个……居然可以走到这步,我当初以为伯爵只是需要一个帮他种地,干活的雷蒙,但是我却……变成了长戟兵雷蒙,再到现在的队长雷蒙,我永远感激伯爵对我的提拔,永远。”雷蒙身穿着一件漂亮的胸甲,然后是紧身裤和带有三根盔羽的圆帽,这位队长低声说道:“你说,贝特朗爵士,我想送我的弟弟托马斯去给矮人当学徒,他们会要么?”

“你弟弟?”贝特朗身后镶银的箭筒中已经多出了五支崭新的黑箭。

“嗯,我有一个老母亲,和一个弟弟,母亲她现在在城里面给一些骑士老爷做针线活,一个月也能赚十几个银币,我弟弟现在在给城里的木匠当学徒,可我听说那里的木匠水平有限。”雷蒙有些欲言又止。

“我觉得可以,比起矮人来说,人类工匠的水平确实差多了。”贝特朗突然轻叹一口气:“以后我有了孩子,我一定要让他去读书,我支持你,雷蒙小子。”

“好,那我回去就和赫克斯先生……现在应该叫男爵了,我回去就和他说!”雷蒙见到自己得到了贝特朗的支持,他很是兴奋:“谢谢你的建议,贝特朗爵士。”

“别高兴得太早了,雷蒙小子,先考虑好眼前的事吧!”贝特朗突然笑了笑:“你的一切都是通过英勇作战得来的,你必须展现出你的价值,现在我们的矮人盟友就在旁边,如果你能让他们感到眼前一亮,或许会有更好的机遇等着你的弟弟。”

“唉!好!”

灰色山脉上,叛乱农奴的山寨就建立在遥远的山峦之上,这些山寨依山而建,大多只是使用非常简单的木头材料搭配以石头材料建筑,叛乱农奴们使用短弓和投石以及许多陷阱保护自己,如果这是在帝国,他们早都被帝国的常备军甚至征召兵平定了。

然而在布列塔尼亚,骑士老爷们还真的拿这些山寨们没有办法,投石机运不到这里来,人数太少根本无法攻陷这些山寨,人数太多又实在得不偿失,哈根公爵需要这些军队帮助他维持治安。

“以公爵的名义,叛乱的农奴们,立即出来向尊贵的吉索莱奥克斯公爵,初代十二位圣杯骑士贝伦最正统的继承人投降!”库尔森爵士朝着山寨大喊道。

山寨之上的叛乱农奴们衣着破烂,他们对库尔森爵士的劝降报以稀疏的箭雨。

“看来交涉失败了。”卡拉德皱着眉头。

“不,交涉还在继续,我指的是,我们应该换一种方法交涉了。”贝勒加站在自己的先祖誓言石上:“人类朋友,交涉有很多种方式,你的交涉方式明显有问题。”

就在他的身后,一门矮人重型加农炮已经装弹完毕,矮人工程师对山寨所在位置比着大拇指:“仰角上提5°13′!”

“5°13′!”

“开炮!”

“轰!”从加农炮炮口的轰鸣声中,飞出的火焰开花炮弹落在了山寨的塔楼上,土木飞溅,整个塔楼连带着站在上面的七八个叛乱农奴全部成了碎块。

“很好,现在才是交涉的时候,库尔森爵士,请继续喊话吧。”

“以哈根公爵的名义,叛乱的农奴们,立即出来向尊贵的吉索莱奥克斯公爵,初代十二位圣杯骑士贝伦最正统的继承人投降!”

, 2021年5月23日. Category: 未分类. Tagg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