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os丝瓜app删除

杜容芷从杜夫人处出来,也不离开,只径自进了隔壁的屋子。

过了没多一会儿,接收到杜容芷眼色的杜夫人果然也寻了个由头,留下薛夫人陪二夫人说话,进了旁边的屋子。

“做什么又蝎蝎蛰蜇的,连一刻都等不了。”杜夫人责备道,“你又不是不知道你二婶,听着就是了……”

杜容芷不以为然地撇了撇嘴,“您说二婶方才说的是什么话嘛……我这上头又是婆婆叔婆婆,又是太婆婆的,自己都快自顾不暇了,再招了晴姐儿家去算怎么回事?她要真只是个孩子,跟我们莞儿做个伴也行,偏又不是……”

“也是她欠妥当了,我也没想到她会那么说。”

杜容芷就道,“再说我们家那几个少爷早就成了家了,就剩下个小五弟还不到十岁……至于宋家旁支的子弟,就凭二叔二婶的眼界铁定是看不上的……”她一顿,掩唇笑道,“她该不会也打您姑爷的主意吧?”

杜夫人忍不住啐她一口,骂道,“你拿你汉子是宝,就当人人都非他不可了?杜家好好的嫡女去给他当妾,你倒不怕闪了舌头!你二嫂定是寻思你们家认识的人多,想叫你给晴姐儿挑个好的呢!”嘴上虽这么说着,但因想起早先杜容芷病重那会儿,二老爷有心叫杜容晴给宋子循续弦,心说这杜老二也不是个有骨气的,兴许真愿意把姑娘送进国公家做妾也未可知……这般想着,说出来的话就有些没那么有底气。

杜容芷原本就是随口一说,听了也没多想,只轻嗤了声,又开口道,“这话我说出来虽有些不大合适……可就看二叔二婶的行事,这还没怎么地呢,就想着拿了自家闺女去攀龙附凤,这般的脾性,往后怕是也难有什么出息……虽说是自家骨肉,走动得也不能太频繁了……”

杜夫人听她话里的意思跟杜老爷几乎如出一辙,又想起她先前那番话,不免疑心杜容芷是不是听到了什么,就试探道,“可是有人在你耳边嚼舌根儿了?”

杜容芷见母亲犹犹豫豫的样子,便知道定是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的,遂似是而非地皱眉道,“倒是听说了些……”

杜夫人心里暗恨是哪个奴才这么多嘴,又劝她,“你二叔就那么个人,再说你父亲也教训过他了……你就别记恨他了。”

杜容芷心念一动,挽着杜夫人胳膊道,“母亲还是和我说说吧……当时到底怎么回事儿……”

纯美小罗秀丽迷人

………………………………

等杜容芷从杜夫人院子里出来,又去后头看女儿。

莞儿果然已经醒了,跟她小舅舅昭哥儿不知为了什么在闹脾气,俩人谁也不搭理谁。

杜容芷又好气又好笑,抱着女儿哄了一会儿,小丫头依然哭唧唧闹着要家去,昭哥儿也恼了,拉着乳母非说不要跟莞姐儿在一处呆。杜容芷被他俩吵得无法,只得叫丫头婆子赶紧收拾了东西,这才抱着莞儿往杜夫人的院子里去。

一行人才下了桥,杜容芷正和园园说话,就听乳母怀里的莞儿高呼一声,“爹爹!”

杜容芷一愣,顺着她的视线望去,果然就见前头红梅旁立着两人,女的娇俏明艳,正是早前出来折花的杜容晴,男的清俊儒雅,不是宋子循是谁?

宋子循见妻女往这边过来,清冷的脸上不觉露出抹淡淡的笑容,大步朝他们走过来。

莞儿忙张开两只肉嘟嘟的小手。

杜容芷嫣然一笑,“你怎么过来了?不是约了余大爷他们一起吃酒么?”微微吧

宋子循把莞儿抱过来,温柔笑道,“酒席结束得早……就过来接你们了。”因见女儿一张小嘴儿撅得老高,不由逗她道,“莞姐儿这是怎么的了?在外祖家玩得不高兴么?”

“不高兴!”莞儿嘟了嘟嘴,生气地告状道,“爹爹,小舅舅欺负我……”

“是吗?”宋子循配合地皱了皱眉。

“你别听她胡说……”杜容芷哭笑不得地解释道,“她小舅舅见她快醒了,寻思逗逗她,谁知你闺女起床气那么大,不依不饶的……”

“小舅舅就是欺负我!”莞儿不服气地反驳道,“他还扯我的头发……”

杜容芷含笑看着女儿奶声奶气地在丈夫怀里撒娇,余光不动声色地瞥了眼他身后那抹越来越近的倩影。

就听一个甜美轻柔的声音软软道,“大姐姐……”

杜容芷仿佛这时候才看见,对宋子循笑着道,“你们已经见过了吧……这是我二叔家的四妹妹晴姐儿……”又对杜容晴道,“这是你大姐夫。”

杜容晴的眼睛在两人身上转了一圈,掩着帕子吃吃笑道,“大姐姐跟大姐夫感情可真好。”

杜容芷笑了笑没有言语,手却轻轻搭在宋子循抱着莞儿的手臂上。

宋子循微诧地扫她一眼,虽不明白素来保守害羞的妻子为何会忽然一反常态在人前做出这般亲密的举动,心里却是十分受用,温和笑道,“我方才看见四堂妹也吓了一跳……你们堂姐妹倒是长得极像。”

杜容芷脸上笑容不由淡了淡。

杜容晴听了却十分高兴,小脸上露出一抹娇羞,甜甜道,“大姐夫过奖了……我哪里有大姐姐好看……”

杜容芷意兴阑珊地笑了笑,“晴姐儿可不要妄自菲薄了……”见杜容晴抿了抿嘴儿还要说话,她只转过头对宋子循道,“你可见过父亲了?”

宋子循此时也看出杜容芷有些不喜,点头道,“见过了……正要去拜见岳母大人。”

杜容芷颔首,“我们也正要去跟母亲告别……”

“大姐姐这就要走了呀……”杜容晴难掩失望,上前抱着她的胳膊依依不舍道,“晴儿还有好多话想跟大姐姐说呢……”

宋子循漫不经心地扫过她那张与杜容芷有六七分相似,却更稚嫩也更娇艳的脸庞,对杜容芷笑道,“要不你和堂妹说着,我先带莞姐儿去见过岳母?”

听得杜容芷险些笑出声来。

杜容晴到底年纪还小,被他这么一噎,脸色顿时就有些不太好看。

杜容芷拍拍她的手,温柔笑道,“等我下次回来吧……咱们姐妹来日方长。”

, 2021年5月24日. Category: 未分类. Tagg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