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豆传媒王然韦小宝

“哇,秦风,这儿真繁华!”伊涵诺一路的尖叫声。

秦风笑笑。

作为二十年后过来的人,这个的确很繁华。东京银座,在球都很有名。但是毕竟后世的申城的陆家嘴,才是未来都市的模板。

所以秦风,倒是不怎么惊讶。

不过这儿也有比陆家嘴还好的地方,这儿的吃喝玩乐都有,而且极其繁华,不夜城。并且,这是整整几条街。

这是极为集中的。相反,在国内,就相对分散一点。

当然,或许这也跟华夏领土大,日本国内领土小有关。

“好了,逛完了,我们回去吧!”约莫逛了一个多小时,伊涵诺嘻嘻一笑。

“呃?你都没买东西呢!”秦风诧异,“这儿有很多不错的化妆品,日本的化妆品真的很不错,你不买一点么?”

“不要了,会很浪费钱的。我刚才看了看,都好贵!”伊涵诺嘟嘟嘴,“还是节约一点好了。”

“哎,这节约什么!女孩子要用化妆品的。都来了,就别节约了。走,买点化妆品去!”秦风硬拉着伊涵诺去买了一堆后世很有名的什么SK2之类的乱七八糟的化妆品。

虽然很贵,但是秦风也不差这点钱。

手持烟花的韩系美眉好温柔

当然,秦风也没忘记,多带了两份,不,是三份。一份给沈曼莉,一份给林筱筱,还有一份给蒋瑾。

虽然说,林筱筱应该不需要,香江就能买到。但是这自己买到,和秦风送,那自然是两个概念。

“这么多人送吗?”伊涵诺话语里微微有点吃醋。

秦风心中一动。

“吃醋了?”秦风问。

伊涵诺突然沉默下来。

繁华的东京银座,这一刻,一下子仿佛安静了一般。

“秦风,我们之间,到底算什么关系?”伊涵诺突然幽幽说。

秦风望着伊涵诺幽怨的脸蛋,莫名的心伤起来。

这个,自己要怎么说呢?

“我…”秦风张嘴,不知道说什么好。

“你不要说,我不想听!”伊涵诺突然用手捂住秦风的嘴巴,“秦风,我觉得,我在破坏你和七夕仙子的感情,我觉得我不能这样无耻。我们…”

这一下,轮到秦风将伊涵诺抱住。

“怎么?你想走么?我们都睡一起了,你还走的了?”秦风这一刻,非常的霸道,“你就是属于我的人,这辈子都别想从我身边离开。”

“你、你放开我,这儿好多人!”伊涵诺一脸娇羞,四周路过的行人,都是笑嘻嘻的看着俩人。

这让伊涵诺很是害羞。

“才不放。除非,你亲我一下!”秦风嘿嘿一笑。

“这,这好多人!”伊涵诺哪敢这样。

人太多了!

“不亲,那我们就这样一直抱着好了!反正,我无所谓,就算抱到天荒地老也行!”秦风耍无赖说。

“讨厌!你真是无赖!”伊涵诺没办法,只好快速的亲了秦风一口。

四周传来一阵掌声。

“恭喜!”一阵日本人的叫好声。

“阿玲瓜多果咋姨妈西塔!”秦风鞠躬致谢。

“讨厌!”伊涵诺更是娇羞,拉着秦风就跑掉。

这一直跑到了四下寂静处,方才停下来。

“呼哧,讨厌,你这样,让人家以后怎么面对七夕仙子嘛!”伊涵诺娇嗔。

“嘿嘿,问题交给我就好了!这要享齐人之福,总要付出代价的。”秦风很厚脸皮的拉住伊涵诺的手,直接去了一家酒店。

当然,日本的酒店总是很小的。秦风这一次,并没有特别选择那特别奢华的别墅酒店,只是选择了中规中矩的五星级酒店。

不过纵然是五星级酒店,这进去之后,房间也很小,约莫也就十多个平方而已。

但是,布置的却很精致,而且很温馨,床上用品也很干净,并且很是舒适。

“我们去洗澡吧,这一身汗的!”秦风坏笑。

“谁、谁跟你一起洗澡啊!你先去洗,我稍后!”伊涵诺顿时一脸窘迫,连推带搡的将秦风推进了浴室。

秦风无奈,这还是太害羞了。

一番洗浴后,秦风突然眼睛一亮。

他们这出来,没有带洗浴的衣服呢。这个,好。太好了。

洗完之后,秦风穿着浴袍出来,里面自然是什么都没穿。

这内衣裤穿了一天,自然要洗掉,没得换,自然只能啥也不穿。

“好了,你快去洗吧!”秦风笑说。

“那你不准偷溜进来!”伊涵诺微微窘迫说。

这在江川海岸时,秦风就好几次找各种借口想要偷溜进去,但都被伊涵诺给制止。加上别墅里,还有三位大师在,秦风也不敢太过分。

但这儿,可没有人,伊涵诺可怕秦风非要闯进来。

“放心吧,我可是老实人!”秦风保证说。

伊涵诺一脸担心的进去。结果,秦风还真的信守承诺,没有钻进来。

但是,当伊涵诺洗完澡之后,才发现尴尬了。这忘记换洗的衣服了。而她随身的衣物,自然也都洗了。

“这个家伙,故意不告诉我!”伊涵诺恨恨的跺跺脚。

难怪秦风那么老实,这家伙早就知道这一切,所以在床上等着她呢。

这等会,怎么睡觉?什么都没穿呢!虽然说,俩人早就睡一起几天了,基本上,也被秦风耍流氓,耍了个遍。

但是那毕竟还有一层内裤在,双方总还保持着最后底线。这今晚,她还能守住底线么?

一脸的犹豫和担忧,伊涵诺怯生生的穿着浴袍出来。

这一出来,就发现秦风的眼神不对,总是想要看穿她的浴袍一般。

“这忙碌了一天了,快上来睡觉吧!”秦风嘿嘿笑说。

“我,我睡沙发!”伊涵诺嘟囔说。

“这么小房子,哪有沙发。快点上来,哪有那么害羞的。快点,我都好困了!”秦风伸出双手。

伊涵诺无奈,只好上床,不过这总要脱浴袍。

想了想,将等关掉。

秦风自然知道伊涵诺害羞,也不开灯,等其关灯之后,脱掉浴袍后,直接一把将其搂到怀里,引来伊涵诺的低声尖叫。

因为,这一次,她下面可是直接碰到了秦风的某部位,这中间可没有那一层薄薄的内裤阻挡。

, 2021年5月24日. Category: 未分类. Tagg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