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年人猫咪vip破解版

“喂!陈文!醒醒,快醒醒!”

某间教室内,一名相貌清秀的男生正趴于课桌呼呼大睡,忽然间,旁边传来一道声音,同时一只手亦开始不停推动起男生身体。

摇晃之间,陈文慢慢抬起脑袋,继而缓缓睁开那睡眼惺忪的眼睛,睁开眼后,男生先是面露茫然,最后将目光转向身旁,看向他的同桌兼好友田大虎。

只是,待视野完全清晰之际,却见田大虎正拼命给自己使眼色,见状,许是忽然想起了什么,陈文赶忙看向四周。

入目所及,教室内,附近绝大多数同学都在用怜悯目光看着自己,部分人目光中甚至还隐隐携带着些许幸灾乐祸。

“咕嘟。”

看到这里,陈文先是咽了口唾沫,目光移向最前方讲台,果然,不出心中所料,视野刚一转移,便见讲台前数学老师张老师正用恼怒眼神瞪着自己!

“陈文!你胆子真不小,竟敢上课睡觉!你给我出去站着去!”

直到张老师这声大喝发出,陈文才算彻彻底底醒悟过来,原来……原来自己不知什么时候竟然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话虽如此,可无法理解的是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何时睡着的?

奇怪,实在是太奇怪了。

由于过于不解,加之太过惊愕,陈文一时陷入呆滞茫然,整个人几近凝固,直到身旁田大虎伸手再次推起陈文手臂,直到对方发出低喝提醒:“还愣着干吗?还不赶紧出去?出去罚站对‘张父母’来说已经算是最小惩罚了,麻溜赶紧的啊!”

初秋白衣飞扬的树叶遮面女孩

“额,啊……好,好!”

………

下午放学后,在部分同学那大多带有怜悯的目光注视中,陈文从课桌抽屉拿出书包旋即一脸不爽走出教室,见状,一旁也正收拾书包的田大虎赶忙追了过来,伸手拍了下陈文肩膀说道:“喂!你咋一个屁没放直接就走了?还有小子这是怎么了?怎么最近几天一直无精打采的,上学迟到不说,今天竟然还敢在‘张父母’的课上抱头大睡,你不知道这那家伙向来喜欢叫家长吗?幸亏他今天貌似心情不错放了你一马,否则你就完了!”

没错,田大虎口中的‘张父母’正是刚刚那堂课上的数学老师,此人名叫张典伦,至于为何会获得如此绰号其实很好理解,那是因为凡是犯了错的学生一旦被他捉到,那么十有八九会被叫家长,久而久之,‘张父母’的雅号便在整个级部的学生间流传开来。

都说哥们之间说话往往很随意这话确实不假,田大虎言罢,陈文先是回过头看了对方一眼,望着眼前个头矮胖身高亦明显比自己低一头的田大虎,耸了耸肩,陈飞这才无精打采回答道:“我日哦,你以为我想啊?也不知怎么的,最近总是睡眠不足。”

“是不是清晨刷牙还恶心干呕?你他吗要不要试一试蓝天六必治!?”

陈飞倒是实话实说,不料话未说完一旁田大虎就已立即将其打断继而发动嘲讽攻击,嘲讽片刻,见对方基本没有反应,微微一滞,忽然,如同瞬间明白了什么,一拍脑袋继续道:“喂,我说,你最近是不是又通宵玩大话了?我劝你还是放弃吧,就你那破号不管怎么玩都是垃圾,再则过段时间就要高考了,于其熬夜玩游戏还不如按时睡觉多多复习功课才对。”

见田大虎神情严肃奉劝自己,陈文顿觉无语,正如对方所言,他确实玩游戏,然玩归玩,可事实上自己却从未熬过夜,无语之余只好哭丧着脸辩驳道:“我他吗啥时候通宵玩游戏了……”

二人就这样边聊边走,很快来到学校车棚附近,随后二人便各自骑上电动车一起离开校门。

是的,目前陈文和田大虎二人共同就读于镇平市一所名为21中的高中学校里,且值得一提的是,二人早在初中时就是同学,由于双方有着共同爱好加之脾气也合得来所以两人便很快成了朋友,每当放学或放假时两人亦常常结伴去网吧玩网游,升至高中后,二人竟又奇迹般被分在一个班里,且还是同桌,所以每当放学时他俩都会一起回家。

虽说一起回家,不过二人的顺路时间却仅有5分钟路程,电动车行驶片刻,家住城西的田大虎便在某个路口率先拐弯,拐弯前还不忘回头朝正继续前行的陈文大喊道:“你他吗可别在通宵玩大话了!记住!你的号永远都是垃圾!”

“滚!赶紧滚!去你妹的!老子啥时候通宵玩大话了!”

朝渐行渐远的田大虎竖了个中指,陈文继续骑电动车往家赶去。

陈飞的家位于镇平市东环,距离就读高中并不算很远,电动车行驶了约15分钟便进入一处名为广德花苑的小区之内,小区不算高档,属于城市里随处可见的普通居民小区,好在小区绿化还算不错,内中亦有些健身设施,陈文进入小区之际时间也已来到傍晚分,天色略显发暗,除此以外这个时间段小区亦开始出现卖馒头烧饼的小贩,不少小区居民亦纷纷从家里走出购买食物,周围热闹起来,俨然一副标准的三级城市居民生活图。

话归正题,来到3号楼5单元居民楼门口,将电动车推入储藏室,背着书径直上楼。

气喘吁吁爬至5楼,许是过于疲惫,陈文也懒得掏钥匙开门了,就这么伸手直接敲起门来。

“妈!开门啊!”

伴随着阵阵敲击叫嚷,很快,房门从内打开,一名系着围裙的中年女人出现于门口,入目所及,就见女人年约40出头,相貌倒是不错,虽说眼角已浮现出些许岁月皱纹,但也依稀能够看出女人年轻时绝对是个大美人。

见儿子放学回家,中年女人些焦急说道:“文文回来了啊,我正做饭呢,门你关吧,锅里的鱼快糊了!”

撂下这句话,陈妈火急火燎赶往厨房。

至于陈文,进了门后先是脱下鞋子,待将门重新关闭,抬头一看,果然,客厅内,老爸正神情激动盯着电视,欣赏着一场篮球比赛。

“好球!”

当看到电视里姚明一个三分球直接进入对方球蓝,这名年约40余岁又长着一张同陈文非常相似脸孔的老爸忍不住大赞起来。

“爸,你别看篮球赛了,我要看江山风雨情!”

“咦,文文放学了啊。”

听到儿子声音,又见对方正满脸无语盯着自己,直到此时陈爸才注意到儿子放学回来,虽下意识打了个招呼,可却又自行忽略了儿子要求,继而重新回头看向电视。

见状,深知父亲属于资深球迷的陈文不由撇嘴嘀咕道:“切,不换台拉倒,我去卧室电脑上看去。”

拿着书包返回卧室,正欲弯腰开机,不料未等手指按下按钮,门外,陈妈的呼喊就以透过房门传入耳中:

“文文,吃饭了!赶紧出来!”

………

客厅,灯光明亮,气氛,安静祥和,在陈文个人看来自己的老妈实在啰嗦的可以,一些事往往翻来覆去提醒交代自己,话虽如此,但老妈也有旁人所难以企及的优点,其最大优点就是老妈做菜手艺很棒,话说回来今日晚餐也同样很是丰盛,除有自己向来爱吃的辣子鸡与炖排骨外两侧还摆放着几盘美味餐点,此刻,望着桌面饭菜,陈文食指大动,旋即毫不客气拿筷开吃。

吃饭间,餐桌前父母正聊着一些工作事情,陈文则自顾自埋头吃饭,加之向来对父母常聊得那些杂七杂八话题不感兴趣,吃饭期间陈文可谓一眼未发,反倒一口气吃了两大碗米饭。

不过……

随着闲聊进一步持续,随着话题一次次转移,餐桌右侧,原本正同妻子聊的起劲的陈爸先是一摸下巴,接着便犹如忽然想起什么大事般表情一凝,继而用一副神秘口吻朝妻子说道:

“对了,你听说了么?西城的莱固高中今早出大事了!”

“嗯?大事?”

发现丈夫言语神秘,陈妈亦顿时来了兴趣,放下碗筷本能追问起来,至于本就谈及此事的陈爸又如何肯墨迹?放下酒杯旋即回答道:“听说学校高三某个班级出事了,全班32个学生昨天放学后第二天全都没来上课,后来你猜怎么着?”

“怎么着?”

见对方被成功勾起好奇心,又见对方果然如预料中那样面露惊疑,面对妻子追问,这一次,陈爸没有立即回答,反而露出了一丝恐慌神情,直到陈妈愈发狐疑,直到连一旁陈文都忍住抬起脑袋面露好奇之际,终于,陈爸才用一副少见诧异语气说道:“那些学生全都失踪了!最后经警方调查,今早没来学校上课的那个班级里的32名学生集体不见了,就连他们父母都不知道自己孩子到底是如何失踪的!这事传的沸沸扬扬,我今天也是下午听工友说的。”

“啊!”

结果仍和预料中大庭相径,话音刚落,陈妈本能发出惊呼,至于陈文……

不知为何,当听到这一消息后,刹那间,青年心脏骤然一颤!

咯噔!

, 2021年5月25日. Category: 未分类. Tagg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