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盘他s直播

当这道蓝色倩影飞射上来的时候,人群中发出一声惊呼之声。

“大师姐!”

“大师姐,竟然上场了。”

原来,这次上来的乃是天音坊的大师姐:蓝彩凤。

只见这蓝彩凤身穿一件蓝色长裙,她一头长发披散在柔嫩的肩膀上,她的身材很火辣很丰满,但却脸上看着很冷淡。

她面容清冷,弯弯的细眉下面是是一双湛蓝双瞳,高高的鼻梁下面是一张性感红唇。

她站上来的时候,人群中发出一声惊呼。

原来,这蓝彩凤并不是华夏人,乃是混血儿,后来因为机缘巧合被女帝带入了隐门。

这么多年,蓝彩凤乃是天音坊众多弟子之中,能力最为出众的一个,同时也是女帝极为欣赏的女弟子。

却说在蓝彩凤上台之后,云怡脸上变得有些难看起来。

“大师姐……”她情不自禁的朝着蓝彩凤喊了一句。

蓝彩凤只是淡淡扫了她一眼:“云师妹,请出招吧。”

纯真又俏皮迷人咖啡少女

云怡虽然知道自己的实力根本比不上蓝彩凤,但此刻不能不战,只见她朝着蓝彩凤先是抱了抱拳,然后道:“大师姐,请亮剑!”

但蓝彩凤却道:“对付,用不着出剑了。”

这一句话说出,全场“哗然”。

尤其是云怡,此刻一张脸更是变得煞白难看。

侮辱啊!

这大师姐竟然对自己说,用不着剑?

云怡咬着银牙,目光之中流露出怒狠。

“既然大师姐这么说,那师妹就不客气了。”

一声落下,云怡催动身体真气,一剑朝着蓝彩凤刺来。

蓝彩凤看也没看云怡的剑招,只是双手突然凝结一个法印:挡!

猛然四周气息蒸腾,从蓝彩凤周身形成一道防御真气,竟然硬接下了云怡的剑招。

云怡被蓝彩凤直接用真气挡下剑招,当下脸色一变,长剑挥舞,再度朝着蓝彩凤刺去。

蓝彩凤却宛如没看见一般,只是娇躯微微扭转,便躲过了她的剑招。

云怡觉得自己受到侮辱了!

而且还是当着“女帝”的面!

这让她实在恼怒至极,只见她催动身体所有真气,怒吼一声,长剑呼啸带着一股破空剑气朝着蓝彩凤射来。

就在这一剑快要刺到蓝彩凤身体上的时候,蓝彩凤突然身前出现一道道五彩法印,那些五彩法印宛如花瓣似的,一朵朵绽放。

“这是……紫玉心经的护身法印?”周围的女弟子们在看到蓝彩凤突然胸口出现的五彩法印,一同惊呼起来。

天音坊门下弟子,谁都知道“女帝”有两套成名绝学。

其中之一就是:《紫玉心经》,另外一套则是:《斩情六诀》。

这两套功法一直都是天音坊的镇山绝学。

而现在蓝彩凤施展出来的五彩法印,便是紫玉心经的功法。

云怡在看到蓝彩凤施展出“紫玉心经”的术法之后,脸色骤然煞变,同时身体赶紧飞退。

但就在此刻,蓝彩凤突然湛蓝的眸子之中射出两道光芒,而后她右手凝结一个手印:“结束吧。”

话语落下,一个五彩手印突然飞射向了云怡。

云怡看到那五彩手印飞向自己,大吃一惊,手中长剑赶紧格挡,可是,凭借她的实力想要格挡住根本不太可能。

嘭!

一声震响,那五彩手印直接印在了云怡的长剑上,云怡长剑被“咔嚓”一声震断,娇躯同时被震得飞了出去。

幸亏蓝彩凤没有下重手,不然的话,云怡此刻不死也伤。

哗!

在蓝彩凤将云怡震飞出去的一刹那间,周围的女弟子们不仅惊呼了起来。

“不到五招,云怡可败了……”

“大师姐的功力好像又增强了!!”

周围的女弟子们纷纷震骇道。

此刻就连那在站上身穿绿袍的老妪,也不仅满是皱纹的老脸上露出一丝笑意,然后她微微对着身边的女帝道:“蓝丫头的实力看起来又进步了。”

女帝微微颔首,并没有说话。

此刻在云怡战败之后,她艰难的从地上爬了起来,满脸惨白的望着蓝彩凤道:“大师姐功力确实够强!小妹认输……”

说完,她退了下去。

蓝彩凤站在那里,自始至终俏脸上没有露出任何表情,好似在她眼里打败云怡就好似理所当然的事情似的。

“蓝彩凤胜!”

随着绿袍老妪宣布结果之后。

接下来,开始有几个实力极强的天音坊弟子继续挑战“蓝彩凤”。

虽然蓝彩凤的实力乃是公认的天音坊弟子辈中实力最厉害的,但,还有一些女弟子想试试!毕竟那“缥缈湖”一个月的修炼时间对于这些女弟子来讲,诱惑力太大了。

在接下来的比赛中,很快又有5名女弟子上去对战,但结果,全部一一败北!

没办法,蓝彩凤的实力的确太强了。

就在第五名女弟子全部败了之后,绿袍老妪望着四周的女弟子们开口道:“还有谁想挑战?”

全场沉默!

没有一个人说话!

眼看所有女弟子都不敢上去挑战,绿袍老妪微微一笑,然后准备宣布结果,此次天音论武大会的夺魁者是:蓝彩凤。

就在此时,突然一直没有说话脸上戴着金色面罩的“女帝”开口了。

“左婆,去把夕颜叫来。”

女帝的声音宛如仙赖一般悦耳至极,让人实在忍不住想揭开她脸上的那张金罩,好让人知道她到底有多美。

额?

听到女帝突然开口,被称作“左婆”,穿着绿色长袍的老妪微微一怔,道:“可是夕颜才刚刚加入我们天音坊一月多点时间,如此把她叫来,恐怕……”

女帝淡淡道:“我自有分寸,只管把她叫来即可。”

“是!”

说完,左婆对着在场的所有女弟子道:“女帝有令,所有弟子先在此静候。”说完之后,左婆这才身子一闪快速的朝着山峦方向飞掠而去。

练武场左右的女弟子门看到左婆离去,都不仅心里纳闷:左婆这是去干嘛了?女帝怎么还不颁发此次天音论武的结果?

虽然每个人都心里诧异至极,但却没有一个人敢过多问话。

……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在过了大概有十几分钟之后,突然左婆的身影远远从山峦方向飞掠而来。

只是奇怪的是,在她身后方向却跟着一个白衣倩影。

, 2021年5月25日. Category: 未分类. Tagg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