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瓜视频app丝瓜

“真的假的,华夏军防大学的霍教官?”

“霍向天,无双原能者,以前是军官,后来因伤退役,在华夏军防大学担任教官一职,我表哥就是华夏军防大学的,一眼就认出来了。”

“华夏军防大学的教官来我们学校做什么?”

“猪啊你,这都不知道,特招生啊!往年只有镇洋中学有这待遇,没想到今年会来我们学校。”

……

一大清早,班级里就格外热闹。

昨天在群里就吊尽胃口,现在更是好奇心大爆发。

华夏军防大学!

特招生!

这是绝大多数学生梦寐以求的。

唐扬名,赵骏,两只眼睛都在发光,难掩兴奋之色,他们在意的倒不是特招生名额,而是华夏军防大学这金字招牌。

背靠军队,资源丰厚。

情人节妹子俏丽风姿露美艳诱惑

将来毕业后更有机会进入特殊部队,前途似锦!

林夏也憧憬。

但不是因为华夏军防大学是六大名校之一。

她非常想要得到特招生名额,不仅大学四年能免除所有学费,而且还根据表现给予大量修炼资源。

只不过……

她知道自己希望不大。

特招生要的不是家境普通,天赋资质才是排在首位。

王直奋笔疾书,专心做习题。

学校的时间被文蓁芃安排得满满,收获肉眼可见,几次测试王直的分数都不错,达到了班级中上游水平。

要知道。

上学期的期末统考,王直文科才拿了520分,班第三十三名。

他要求不高,这个月的模拟考能进入前三十就行。

不过以文蓁芃所说,进前二十五没多大问题。

等待着十点刷新。

王直分析了一下,基本能猜到会刷出哪两个英雄空间,因为这星期他接触过的原能者并不多,关系密切的就更少了。

没悬念。

唯一的变化是什么等级。

主要还是看哪三个英雄空间是白银级的。

张宇今天总算露面。

通红的双眼满是血丝,状态有些怪异啊,不过还活着就行。

请假快一星期。

再不出现老师估计就要家访了……

嗯不对。

是女朋友得报警了。

倏地——

一阵抽气声和喧哗,整个班级剧烈骚动。

手肘被碰了碰。

“还没做好。”王直头也不抬。

“有人找你。”文蓁芃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王直一诧。

抬起头才发现周围目光聚焦。

自己不知什么时候成了众矢之的。

班级门口站立着两道高大身影,很陌生,但气势是辣么强大。

其中一个面带和蔼笑容,正向自己招手。

噫?

大叔,我不认识你啊。

“是教导主任。”身旁文蓁芃提醒道。

噢!

我说这么眼熟呢!

昨晚照片上刚见过啊。

在众人艳羡的目光中,王直走出门外,林夏炙热的眼神仿佛要把他吃了似的。

哎,等晚上可好?

“王直,这位是华夏军防大学的霍教官。”武科教导主任袁正面带笑容地介绍道。

“霍教官,这位就是王爽的弟弟了。”

???

喂。

我有名有姓好吗!

霍向天雷厉的目光上下打量着王直,一言不发。

那种感觉让王直如坐针毯,好像被人在挑似的……

我是不是该自报姓名籍贯啥的?

霍向天突然开口:

“王直。”

“六级原能者。”

“年初觉醒,修炼时间一个半月。”

“第一颗融合的是白银典狱原力珠。”

“黄金级剑法精通。”

“没错吧?”

身旁的袁正大吃一惊。

身为武科教导主任,他对王直的了解还不足霍教官一半。

“过奖。”王直谦虚道。

袁正:“……”

人家有在夸你吗?

霍向天精目闪烁,“你对军队怎么理解?”

王直看着霍教官。

笔挺的站姿,铮然的风骨,还有骨子里透着的坚韧不拔。

一个真正的军人。

“军队,是国家和人民的守护神。”

“为国家不惜抛头颅,洒热血,守护心中的信念和正义。”

王直很认真。

“那如果有机会的话,你愿意加入军队吗?”霍向天赞赏地看着王直。

身旁的袁正眼睛瞬时亮了起来。

这是什么?

面试啊!

王直现在只要点点头,不说十成,起码有八到九成的机会成为华夏军防大学的特招生!

“我会考虑。”

王直的回答出乎霍向天意料。

每年被他看中的特招生,这时候不管真心还是假意,都会毫不犹豫地应承。

袁正脸都青了。

考虑?

等你考虑完菊花都开了!

“这个…要不问一下家长?”袁正连补救道。

霍向天抬起手,制止袁正说话,精目望向王直:“你继续说。”

“如果有一天国家需要我,我会毫不犹豫地加入军队,奉献所有一切。”

“因为我身上留着华夏的血液。”

“我是华夏人。”

“但现阶段我还是希望能做我自己,过些平静而自由自在的生活,可能我天性比较自由一点,不是太适合军队大环境。”

“而且我相信只要心在华夏,真心的愿意为国家付出,不一定只有成为军人这一条路吧?”

“可以是科研人员,可以是医护者,就算独立原能者,也有许多在默默为国家做贡献,不是吗?”

王直听王爽提过。

华夏有数量巨大的独立原能者。

他们出海闯荡,进入一个个未知的异次元空间,次元世界,将得到的讯息,原力珠给予国家。

很多原力道场、武馆的原能者,只要国家号召,也是一呼百应,愿意冲锋陷阵,毫不畏惧生死。

任何事,路都不只有一条。

王直是孤儿出身,独来独往惯了,之前也是自己创业,个性使然。

自己的人生,自己做主,自己负责。

但……

正如他刚才说的那样。

如果有需要,如果国家需要他,他不会犹豫,更不会皱一下眉头。

虽然可能有些老套。

但他始终认为,这是一个男人必须有的傲骨,必须承担的责任。

先有国,才有他。

“很好。”

霍向天拍了拍王直肩膀,厚实满是老茧的粗糙大手力道极重,“明天好好表现。”

说完,转身离开。

噫?

这是什么意思?

王直站在原地,恍恍惚惚。

, 2021年5月26日. Category: 未分类. Tagged: .